贫穷的女性

艰难挤进前十 姐妹们不要停啊我们后面还有大雾 要继续刷啊 这不是终点 而是新的开始啊 💪💪💪

倒计时99天 我和我的室友举着自拍杆拍了新一期VOGUE封面 希望这么时尚的我们可以考上理想的大学 约上理想的野男人❤

这么些年【未完】

不知道为什么放乐乎上图就糊的不行,就甩链接上来啦。
是一个还没写完的小故事,是我一直想写的。这两天爆肝了,希望各位看完后可以告诉我你的想法 ❤
提前给各位拜个早年啦,晚安 🌙
【链接见评论】
【还没车 情感上升期 希望各位可以期待后续❤】

大赏!!刚从汽车上下来因为晕车吐到昏天黑地的我得知这个消息后真是开心无比,甚至虚弱的举起了两只手指比了个yeah,你们真的太棒了,实至名归,等我吐完再回来给你们一个人一个亲亲 👍👍👍

饺子和包子(前传 一辆小小的甲壳虫)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部分 我晚自习冻得手指已经僵硬了 实在敲不了键盘了 所以抱歉 只有这些
但我会写完的 真的

明天高考体检 我还不知道检查的时候要不要脱衣服 anyway 反正我那天一定会穿上最好的内衣去应战 一定要做一个精致的猪猪女孩 😊



正文——

     

       “嗯……你慢一点。”

       “对不起……弄疼你了吗……”

       “还好……就是碰到了……”

        “那我再轻一点……”

         金泰亨把手垫在了闵玧其后脑勺后面,保护他的头不要被冰冷坚硬的水泥墙磕着了,然后俯下身去,做出比温柔的语言凶狠百倍的深吻。

         他已经记不清现在是几点了,分不清明天的早读是英语还是语文,半小时前他还抱着书包坐在吧台里面晕晕乎乎的找朴智旻——他的铁瓷儿 ——说是要先凑去前排仔细聆听女主场的歌声,让他在原地等等。现在金泰亨明白了,朴智旻其实就是抛下他这个酒吧新手去追女孩儿了,什么钢铁兄弟情,在爱情面前都是虚无。

       见色忘义,见色忘义,朴智旻就是个王八蛋。

       他一个人坐在角落的吧台里念念叨叨着这句话,心里已经开始有点焦急。他不怎么醉,这里的消费高,他一个穷学生就只能凑合着点一杯鸡尾酒磨磨唧唧的酌着,好半天才喝完。不高的度数并没有削减他的体力,反而把他的感官刺激和兴奋度提高了,就像喝了杯高浓度咖啡一样,意识不混乱,但是判断力有些下降。

       虚高。


       金泰亨起身去找洗手间。他抱着自己的书包越过人群和侍者,漫无目的的寻找着,顺便仔细观察形形色色的人。全都是成年人了,有格调的成年人,举着一杯和同伴小声交谈,或者坐在吧台旁沉默的看调酒师工作。舞台上的乐队唱的是什么乡村音乐,舒缓轻快的旋律蔓延在这个装修别致的酒吧里,显得一切都是别具一格的典雅。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走到洗手间前了,他吸了吸鼻子,无所谓的踏了进去。这里没什么好怕的,上个厕所又不收钱。

         他上完厕所后在洗手台前洗手,抬头看到镜子里有一个男人背对着他玩手机,他随意的瞄了一眼,没记在心上,擦干净手就准备往外走。

         结果那男的突然转过身,两人不小心撞在了一起,金泰亨的书包一个没拿稳就被撞到地上了。对方满怀歉意的说了声对不起,弯腰帮他把包拿起递给他,金泰亨低头看到一双白皙且线条优美的手,心里一动,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抬起头想去看手的主人长什么样子。

       然后他就愣住了。

       白,白的反光。应该刚喝了点酒,现在有点上头,脸上还有些微粉;眼神聚焦不够清晰,趁着不大的眼睛雾蒙蒙的,眼角勾人;最好看的是嘴,无法形容的好看。金泰亨第一次痛恨自己匮乏的词汇量,找不出词语来描绘内心的感受,只能一遍遍的在心里呐喊:天啊!好看!我想亲!

 

        但是对面的人好像真的有点不清醒了,眼瞅着摇摇晃晃的就要倒下去了。金泰亨瞄到他还没黑的手机屏幕,判断他估计是想叫个车把自己送回去。

        他觉得这是个机会。

        性取向对他从不是束缚。长这么大了从没追过女孩子,是因为怂,但是心里还是有过青春期的悸动的。不过也只是悸动了。

        现在看到眼前这个人,他第一次有了如此强烈的向往和性冲动,以往作为意淫对象的那些小电影女星都不是什么了,今天他面对这个人,第一次感受到了欲望从心里烧到大脑的热度。

        说什么来着?一见钟情对人来说从来只是一次剧烈的颅内高潮,要做到钟情,是时间的细水长流。

        现在这个高潮因为酒精的助推已经在金泰亨的大脑里掀起狂风巨浪,他能感受到刚喝的那杯酒有点上头了,果然欲望总是能把酒精的作用发挥到最好。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眼前的小白人已经点点头向厕所门外走去了,他赶紧飞奔出去,赶到他前头冲到了门口堵着他,把包斜挎在身上,用自己认为最潇洒的姿势问了一句:

      “帅哥?一个人?”

        对面的人茫然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显然压根没认出他就是刚刚在厕所里见过的人,下意识的点点头,然后站在原地不动了。

         怎么这么乖啊……金泰亨在内心里捂着小胸口咆哮。

       “跟我走吗?”他再接再厉,低下头凑到对方耳边压低声音说。明显感到旁边的人身体颤了颤,紧接着嘟嘟囔囔的说了句:“去哪儿啊……我过会儿就走了……”

       “旅馆。”金泰亨觉得自己说话的语音都在抖。

        真是不知道谁给你的勇气了,金泰亨想,以前连女孩子的头发都不好意思碰,现在刚上来就约人家开房。十几年的胆都在今天膨胀了。

        他有些惶恐的望着对面的人,表面上却还是维持着之前不羁痞痞的形象。对方听完这句话挑了挑眉,认真沉默的看着他脸看了好久,看的金泰亨觉得自己快要装不下去了,然后笑了一声,开口了。

       “你挺帅啊……看起来比我小吧……”突然爆炸在在耳边的成人嗓音带着醉意,让金泰亨猛烈又清晰的感受到了成人的魅力。太性感了,这是来自一个成年男人散发的荷尔蒙。一种别样的禁忌感开始在他内心里生长,越过肉体散发在空气中,催化了金泰亨的勇气,和情欲。

         

        这算是邀请了。迟钝如金泰亨也在这个时候变得敏锐异常,准确的捕捉到了机会的可能。他微弯下身子靠近男人,眼睛直视着对方微敞开的衣领,透过缝隙窥探里面。里面模糊的身体是一种信号在诱惑他,他抬起身子直视男人,笑的更加明显,这次是真的潇洒放肆。

         “那哥哥好好看一看不就知道了?”他说,手逐渐抚摸上对方微凉的双手:“和我走吗?”

           

       “好。”对方的手反扣住他的手,微微用力将他拉了过来,一个吻就落在了唇上。


         他手上的青筋可真好看啊。人生中第一次接吻的金泰亨在享受中还回味着刚刚男人青白的手上因为用力而凸起的青筋,给这个人平添了一种禁欲和力量的美。这是一个男人,有无线吸引力的男人,正在和我接吻。

        无师自通的金泰亨逐渐掌握了唇舌上的主动权,把因为醉酒本来就没有多少力气的对方轻轻揽在怀里,半推半就的出了酒吧。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金泰亨凭着记忆摸到了创意街后头开了很多年的老宾馆,不用身份证,交了钱就上楼开房。

        对不起啊朴智旻。金泰亨把人按在旅馆房间冰凉的水泥墙上接吻时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铁瓷儿。你好好追女孩吧,你兄弟我今天可能要先走一步,提前本垒打了。

        在酒吧里逛了半小时还没找到人的朴智旻蹲在厕所门口打了个巨大的喷嚏,缓了半天才直起腰来,缩了缩鼻子,骂骂咧咧的踹了厕所门一脚。

     “妈的死金泰亨,”他咬牙切齿的念叨:“他妈的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老子明天见到他非得弄死他。”

          

        “做吗?”已经不知今夕何夕的男人趴在金泰亨肩上气喘的问道。

        “做。”金泰亨笃定的答道,他脱掉自己最后一件衬衫,深吸一口气,决定在今天完全的放肆一回。

我他妈的真的太激动了 现在拿着手机偷偷跑到宿舍阳台连校外的WiFi 信号差的微信都快打不开  但我还是忍不住狂刷微博 就是想再多看看几次四姑娘
老天爷呀怎么还不到下午五点!!!让她们回归大发吧!!!2018一起走萝卜路!!

发一张昨天p的壁纸

今天是2017年最后一天 我居然来姨妈了 真是瑞血兆丰年啊:)

这是饺子和包子的前传 抽点时间写的 争取在元旦的时候写完 可能会有车……我真的是个大胆的未成年小女孩🙃

饺子和包子(下)

  终于下课了。闵玧其转过头就往楼下跑。他好冷,他需要现在回家。

  他早上出门时忘记带校卡,坐不了电梯,只能和一堆学生挤在狭隘的楼道里。一路上不断有学生和他问好,他不得不泛着僵硬的笑一个个招呼回去。

  走到二楼的转角时他突然被一股力给拽到开着的电机房里了。他被吓得一个激灵,看清是谁后就气急败坏的打了面前的人一巴掌。

 
  “你吓死我了。”他压低嗓子骂完,顺便伸手拍掉了金泰亨肩膀上蹭掉的墙灰。

  “你冷不冷啊?”金泰亨答非所问,皱着眉头看他单薄的身体和被风吹的发白的脸。他证明似的握了握闵玧其的手,果然,冷的像是在摸一块冰。

  “你怎么不知道穿多一点啊,刚刚我看你就觉得穿少了,现在一看真的和没穿一样。”金泰亨把自己羽绒服拉链拉开后将闵玧其裹怀里,用脸颊蹭蹭闵玧其冒着冷气的头发,低声说:“我不在就不会照顾自己了。”

  “谁说的啊。”闵玧其窝在他怀里还觉得挺委屈,使劲在他温热的毛衣上蹭了两下,然后抬起头期待的看着金泰亨:“那你今天晚上过来吗?”

  “过。我怕我再不过去明天你就要成冷柜了。”

  闵玧其笑了出来,怕被外面的学生听到又赶紧把嘴给捂住,只露出两只弯弯的眼睛。金泰亨看他这个样子心里喜欢的紧,没忍住,凑过去亲在了他捂着嘴的手背上。

  “小其老师长得和牛奶糖一样,夏天怕化了,冬天又怕冻硬了咯的慌。”

  闵玧其莫名其妙的瞪了他一眼,没理会他的疯言疯语。静静在他怀里呆了一会儿,觉得外面的声音小了,就赶紧催促着回家。

  金泰亨趁人不注意就把正准备往外走的闵老师压在木板门上重重的亲了一口,不仅抓着舌头不放,完事了还要再在嘴唇上轻咬一下,看到闵玧其的嘴唇从刚刚有点病态的苍白到现在的水粉色,心里满意的美滋滋。

  “神经病。”闵玧其从他怀里挣脱,一个人气鼓鼓的擦着嘴巴先从电机房走了出来。后面紧跟着的金泰亨笑眯眯的拉着他,像牵着什么大宝贝一样。

  也没什么毛病,闵玧其可不就是他的大宝贝嘛。

  去停车场的路上,因为怕被其他人看到,金泰亨只能和他隔着几步远慢慢的挪。闵玧其听到后面的人小声嘀咕了句什么,但他只想赶紧钻进暖和的车里,没时间回头问。

   “你刚嘀咕啥?”闵玧其启动发动机,看着刚进来的金泰亨问。

  “没什么。”金泰亨边系安全带边说。

  闵玧其没理他,哈着气颤颤巍巍的伸出一根指头按开音乐。今天是周五了,他想,明天高三放双休,得放点高兴的歌庆祝。

  “我打算好好学习了。”金泰亨突然冷不丁的在旁边冒出来一句。低沉的嗓音在音乐前奏的鼓点里显得特别性感。

  “什么叫'打算'?敢情你之前发的毒誓都是诳我呢?”

  “那倒不是。”金泰亨赶紧解释,然后转过头对闵玧其认真的说:“我就是觉得必须得让你过上好日子。”

  “是那种可以让我们自由的相爱的日子。”他又笃定的加了一句。

  闵玧其根本来不及因为他突如其来的告白感到好奇。他握着方向盘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像是有块温热的石头堵住了喉咙。他在后视镜里和金泰亨的眼睛相遇,后者的眼神在来往的车灯里显得特别纯粹。

 
  “突然说这些……你干嘛了吗?”

  金泰亨摇了摇头,重新躺回椅子里懒洋洋的说:“就是突然找到一个奋斗的理由了。觉得很开心。”他起身把音响的声音调小,这样闵玧其能更加清楚的听到他的话:“为你奋斗的话,感觉会很好。”

  “臭小子……”闵玧其把视线移开,感觉自己脸颊有点发烫,他不想现在看到金泰亨,他怕他会克制不住干些什么,那就得出交通事故了。

  回去的路上一直都是温暖的沉默,只有时有时无的乐曲从车载音响里传出来。金泰亨也没指望闵玧其会给他什么反应,他乖巧的趴在车窗前,对着街上的浮光掠影发呆。马上快到圣诞节了……他被突如其来闯进眼前的一片红红绿绿吓了一跳,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就研究一下该给闵玧其准备什么圣诞礼物吧,他兴致勃勃的想,不知道今年能不能感动的让闵老师流下一滴眼泪呢。

  很可惜被他惦记的那个人此时却处于情绪混沌之中。虽然脑子依然清醒的控制自己的身体要安全开车,但其实思绪早就沉浸在一团接着一团的回忆中了。他和金泰亨在一起一年。这个故事有一个十分狗血的开头。一炮结缘后,当时反应过来自己拉了个未成年上床而且还是自己学校学生的闵玧其差点愧疚的投河自尽。一度对自己教书育人的信仰产生了怀疑。但金泰亨却不这么想。他对什么条条框框都不感兴趣,只对好看的小其老师兴趣浓厚,于是百折不挠的费劲将他追到了手,并且总会用各种行动像他证明那一场看似有些违法的意外从不是他闵玧其人生轨道的错误偏移,而是一次十分美好的转折。


  他有想过这种发展到底有没有希望。人总是要现实的,太浪漫的生活终究也只能在想象里存在。他有存款,有父母留下来的房,未来生活预期还不错,至少不到三十就已经稳居高三一线了,如果明年还照着这个劲头保持下去,说不定可以当上学科组组长。

  这样看来,日子一直都过得虽说不算事事顺心,但至少是稳步前行的。唯一的意外就是一年前那个fucking醉酒夜,遇上个叫金泰亨的男孩子,妈的还是个fucking未成年。

  但现在还没有什么山崩地催的事情发生。生活的弹力其实很大,你用心去经营,波澜起伏的状况也不会像肥皂剧拍的一样以极高的频率接踵而来。即使两人之间的摩擦和分歧并没有被填平,生活的压力依然存在,世俗还是让他们不敢在人前毫无保留的展露幸福,但幸福依然是有的。他必须承认,他和金泰亨在一起后,一直十分快乐,甚至他能感觉到,以后会更加快乐。

  金泰亨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成年了。闵玧其把车稳稳停在停车场,解开安全带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事。但他一直习惯性的将他看做一个孩子,去引导,去照顾,去给予自己全身心的关怀。不过就在不久前,在金泰亨说那些话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那个在教室里傻乎乎点着头望自己的男孩子,现在已经可以站起来,用肩膀撑起一份责任,尝试为未来努力,甚至笃定的争取更美好的未来。


  是和他一起的未来。

  他忍不住有些热泪盈眶。

  南方的冬天是一种蕴含着水汽的速冻。曾经的他一度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渺小的饺子,在社会的冻柜里持续休眠,计算时间,毫无信仰的等待被沸腾的那天。

  但你要厉害的多啊。新来的叫做金泰亨的傻包子笑眯眯的告诉他:你可不是什么平凡的饺子,闵玧其,你是有任务的。

  什么任务啊?

  “回家泡个澡睡一觉吧。”金泰亨从后面晃晃悠悠走过来拉住他的手放自己羽绒服的口袋里,轻轻摩挲着,伸出另一只手按了电梯。

  任务就是……

  “我有点困了……”他靠在金泰亨的肩膀上嘟着个嘴嘀嘀咕咕。

  和我一起逃出冻柜,去蒸笼里幸福的生活。

  “那我陪你早点睡。”
  “好。”

 



后:
  “诶你刚刚是不是撒娇了?”
  “……你他妈睡不睡?我要困死了。”
  “你刚刚就是冲我撒娇了对吧!啊!太可爱了!你再撒几次吧,好不好,我命都给你。”
  “……闭嘴。白痴。”